HAN酱开学长长弧的玉米粥

哇Σ(°Д°;国庆节已经过去了

嘿嘿嘿
p1-3 出掉啦
p4 本体赛高
p5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劳资终于退出FFF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国庆节啦——
终于可以睡懒觉了

又是一个奇怪的沙雕小段子

      

        “新一,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当然是福尔摩斯啦,”他莫名其妙地回应了一句,“你想干嘛?下次靠福尔摩斯吸引我防止我打扰你‘工作’?”

        “……你的脑回路真清奇。按照套路你不应该问我最崇拜的人是谁吗……”黑羽式半月眼。

        “哦。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一点诚意有没有……”翻了个白眼,黑羽返回了刚刚的话题,“我最崇拜的人啊……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比我厉害的魔术师。”

        “?哇竟然不是一个小偷哦?”

        “……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确实是一个……不对为什么我崇拜的人必须是一个小偷啊?!”

        看着对方炸毛的样子,工藤新一忍不住笑出了声。

        “算了算了不和你计较。”黑羽再次立刻进入状态,“他真的很厉害,我从小时候就开始崇拜他啦!”

        “哎?还有这号人?能让国际大盗怪盗基德崇拜这么久?”

        “对啊,所以说他真的很厉害嘛……”黑羽笑笑,眼里满是温柔,“我一直在向他努力。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超过他,成为比他更厉害的魔术师!”

        黑羽顿了顿,突然话锋一转:“当然啦,他也一定能看到我努力的成果。我相信他。”

        工藤像是想起了什么,别扭地将头转了过去。

        黑羽趴在窗台栏杆上,眼睛看着星光灿烂的夜空,又开了口:“新一不崇拜你的父亲吗?”

        “哼,”工藤新一像是满不在乎地把头扭回来,“我才不崇拜他呢。”

        “嚯——是不是因为工藤先生推理能力比你厉害啊?”

        “才不是!”就像触碰到了某个开关,工藤整个开始炸毛,“他只是运气比我好一点罢了!”

        “哎——这样啊。”黑羽敷衍地应了声,刻意拉长的语调写满了讽刺。

        “不过……”

        “?”还有不过吗?黑羽有些惊讶。

        “不过……老爸其实还是……蛮……厉害的啦……”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到了听不见的地步。

        “蛮什么?”

        “啊没什么没什么。”工藤立刻恢复了正常,“虽然和福尔摩斯比他还是差了一截,不过和像小五郎叔叔这样的人物比还是挺好的啦。”

        真是不坦诚。黑羽·明明听到了刚刚的话还装聋子·快斗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番。他吸了一口气,又抬头望着明亮的北极星:“没有失去,一点要记得珍惜哟~”

        “……”

        一段长时间的沉默。

        “我知道啊。”

        “哎?”

        工藤新一抬起微微低下的脑袋,“我说我知道。”

        “他确实经验比我丰富,这点我也不得不承认。但是,他绝对不会永远是一个比我还厉害的侦探。也许有时候我会把他当成我的父亲,可是,还有很多时候,我更愿意把他当成我的对手。”

        “嘛,当然了,推理是没有什么谁高谁低、谁上谁下的。真相只有一个,这一点是永远永远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和你一样,我也相信我一定能成为比他更厉害的侦探,我也相信他一定能看到我努力的成果。所以,所以,”他又停了停,“可能……他也算是我崇拜的一个人吧。”

        “而且,”他一字一顿地说:

        “我相信他,他也一定相信我。”

        黑羽看到工藤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星光。他看着看着,感觉鼻子突然有些酸。

        “嗯,我也相信,他们一定也相信着我们。”

        他知道,自己的眼里现在一定也满是星光。

END.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没错,这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牛头不对马嘴不知道到底想表达什么的小段子。

         开学长弧致歉,可能最近就只有一些沙雕小段子了。我写的这么烂竟然还有人看,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鞠躬)

        总之,无论怎样,我都永远不会放弃这一对。

























别往下翻了。




































真的没了。














































我不骗你。
























        过了一会儿,黑羽突然笑嘻嘻地看着工藤新一:“那你不就是承认了工藤先生的推理比你厉害喽?”

        “我说了才——没——有!!”









这下真的真的没了(。)

沙雕脑洞

某日,刚刚睡醒的黑羽快斗对着镜子抓了抓头发。

镜子里的人也抓了抓头发。

他又揉了揉眼睛。

镜子里的人也揉了揉眼睛。

他眯起眼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会儿,突然开口:

“我真帅✨”

“屁。”

斯坦,他叫斯坦

  

序.

  “斯坦,”男孩突然转过来,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我叫斯坦。”

  “骗人,你明明叫黑羽快斗!”

  他咯咯地笑了,眼睛都快要弯成了一条线:“不,我的名字就叫做斯坦。”

  

  “至少,在你面前,我一直是斯坦。”

  

正文.

  年仅七岁的工藤新一抱着自己的福尔摩斯,茫然的被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有希子马马虎虎的安顿了一下他就立刻窜到了客厅,没有半点犹豫。

  刚才被老爸耍着看夕阳,现在又被扯着来到了一户根本不认识的人家,他觉得自己如果不是机智提前带上了书,自己肯定会想办法溜走。在客房里转了几圈,工藤找到了一个不太容易被发现的角落坐下,翻开书认真地看了起来。

  果然还是福尔摩斯最棒啦。

  夕阳陪他一起把书翻了一页又一页,金灿灿的光悄悄融进了小小侦探水蓝色的眼睛里。也许是因为缩在书柜底下太久了腿有些酸,又或许是阳光往前移了些,他稍微往前挪了挪,调整了一下姿势。

  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客厅里聊天的声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小了。男孩对这种安逸的气氛很是满意,终于找到一个没有人打扰自己的地方了!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好像不想回去了。

  就这样和夕阳一起看书,好像也不错吧。

  

  “就这样啦,实在感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有希子站了起来,终于结束了这一场跨越世纪的聊天——也许大人们都是这样,一聊就聊个没完吧,“那我先回去了,我相信优作的肚子现在肯定已经在召唤我啦!”

  “夫人还是这么可爱呢。”黑羽盗一笑了笑,“不过这次您的家人没来还真是遗憾。”

  “啊,我都忘了!”有希子正想离开,突然发现自己身边好像少了什么东西,“我有把我儿子带过来的!真是的,又跑到哪里去了……”

  “也许孩子们在一起玩?”

  “是哦!那我去把他们一起带过来,保证给您一个惊喜……等等,孩子们人呢?怎么都不见了?!”

  哦,看来这就是以工藤新一开头的找娃风波的开始。

  

  一口气看完了剩下的几页,工藤新一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愧是福尔摩斯,像这么复杂的手法都能解开!沉浸在刚刚的故事里,他磨磨蹭蹭地从书柜“Π”状的的缝隙里钻了出来。

  

  人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中是特别容易受到惊吓的。也许平常不会吓到你的小事,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就可以你把你吓个半死。更何况……

  更何况你就算有心理准备也会被吓个半死。

  你能体会到吗?就是在你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和你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你前面看你的感觉。

  

  黑羽快斗给一位长得非常漂亮的伯母送完花之后实在是无聊透顶。本来是想来客房找找乐子,结果他一个转身突然看到一个人躲在书柜底下。

  妈妈呀,不会是有贼来我们家偷东西了吧?!

  他吓到浑身一颤,连心脏都停了一秒。在黑羽正准备把旁边的杯子朝躲着的人扔过去时,他看清了那个所谓的“小偷”的脸。于是,他就那么华丽丽地愣住了。

  那个是我吗可是我不是站在这里的吗如果他是我那我又是谁而且最重要的是为什么我会做一个小偷我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偷啊!

  黑羽快斗的小脑袋当机的瞬间,这些话如同洪水一般把他浑身浇了个遍。

  

  三秒钟后。

  

  

  啊嘞嘞,原来他不是我啊。小黑羽终于瞅清了对方的长相,和自己还是有一些区别的。他轻手轻脚地在看书的男孩前面走了几圈,可那个人却像无视他一般依然看着手里的书。

  他是看不到我吗?小黑羽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不过,他又立刻反应过来——不对呀,如果他看不到,那他拿着书干什么?

  在他发呆的时候,男孩突然往前挪了挪。这一挪倒好,差点把他的心脏吓得蹦出来。炸毛的黑羽快斗僵硬地站在对面,连大气都不敢出。

  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看书的男孩还是没有发现黑羽快斗的存在。

  小黑羽:……这怕不是个书呆子。

  反正也没事干,黑羽干脆就站那儿看着那个和他长相极为相似的男孩读书了。

  

  不愧和我长得像,真帅 ( ͡° ͜ʖ ͡°) √

  

  ……哦,他确实和我长得很像,但是在读到哪些地方露出的欣喜又可爱的表情还是和我不一样呢……

  ……啊,他有一翘一翘的呆毛,可是我没有呢……

  ……唉,他的眼睛是水蓝色的,也和我有区别呢……

  ……

  

  同样七岁的黑羽快斗看着在夕阳下读书的工藤新一,竟看着看着入了神。

  夕阳、少年,多好的搭档!他想,要是能一直停在这一刻就好啦……

  

  嘿嘿,不可能的。

  

  在看到黑羽快斗的刹那,工藤新一差点用杀猪般的叫声嚎了出来。

  两人:“……”

  

  “咳咳……”工藤新一尴尬地别过头,“你……一直在这里吗?”

  “嗯……我看你看书太入神了就没有打扰你……”搞什么啊,怎么整得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哦……嗯……啊,那个,我叫工藤新一,你叫什么?”

  工藤新一啊。黑羽快斗嘿嘿地笑了笑,“我啊,我叫斯坦。”

  “哈?”对方显然不相信,“你再说一遍?”

  “斯坦。”

  “……”工藤新一式白眼。

  

  最终两人没有营养的对话以工藤有希子的破门而入终止了。当然,黑羽盗一也在看到这两个小家伙被不情愿地带过来时也差点把扑克脸崩掉,成功完成了有希子的心愿(恶作剧)。

  

  在回到家的时候,工藤新一问一旁高兴的哼着歌的工藤有希子那个自称斯坦的男孩到底叫什么名字。

  “啊,你说快斗酱嘛?”

  “……?”

  “他叫黑羽快斗哦,是不是和新酱长得很像啊?”

  无视自己的老妈,工藤新一在心里又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

  黑羽快斗……黑羽快斗。嗯,黑羽快斗,你为什么要说自己叫斯坦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小工藤终于耐不住性子去问了工藤优作——当然,他一点也不情愿。

  “嗯?你说盗一的儿子非要告诉你说他叫斯坦?”

  “就是说啊,他明明叫黑羽快斗嘛!”

  工藤优作笑着揉了揉小工藤毛茸茸的脑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你可要好好珍惜你们在一起玩的时候哦。”

  

  工藤新一:“……哈?”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工藤和有希子也隔三差五的去黑羽家做客。当然,黑羽快斗也偶尔会来他们家玩玩。不过,最让工藤新一无语的,还是黑羽快斗死皮赖脸的那句话:

  “我真的叫斯坦!”

  “得了吧,你说斯坦,那黑羽快斗是谁?”

  “我啊。”

  “……”

  工藤新一真的觉得这个玩笑很无聊。真的。

  

  太阳升啊升,月亮落啊落。转眼间,十年就这样过去啦。小侦探变成了大侦探,而当初坚信自己不可能是小偷的男孩也变成了小偷。当初的朋友到现在的宿敌,嘿嘿,谁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多少事情呢?也许啊也许,一切都变了,可“斯坦”却永远不会变。

  

  “这个不是我想要的宝石。那,大侦探,就还给你啦!”

  “……KID,你……”

  “我不是KID哦,”白衣怪盗一把拉过披风,“在你面前,我一直、一直都是斯坦。”

  “……你、真、的、好、无、聊!”

  

  没准日子就这么过去了,工藤新一想。

  虽然……那样也不错啦。

  

  可是呢,现实和理想永远都是有差距的。

  

  突然有一天,工藤新一发现平时拿到宝石后都会露出失望神色的怪盗有些异常。该怎么说呢?KID的神情有激动,有不舍,还有许许多多他说不出来的感情。总之,可以确定一点——工藤新一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为什么会有?他也不知道。

  像是反应过来的怪盗转过来,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一些:“大侦探,很抱歉……这次的宝石我不能还给你了。”

  “找到了?”他挑眉。

  “嗯……嗯!”

  明明已经是个高中生了,此时的怪盗基德却露出了像小孩子一般开心的表情。但是……但是,这个笑里却又有着不符合小孩子的忧伤。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找这一颗宝石?”工藤新一有些不明白。

  怪盗摇摇头,答非所问地说:“抱歉,”

  

  “我要离开啦。”

  

  他的话搞得工藤新一的脑子有些糊涂:“什,什么?你要去哪儿?为什么?是因为这颗宝石吗?”

  结果,那天晚上,侦探得到了这样一个答复。怪盗这样和他说: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叫做斯坦吗?”

  

尾声.

  “唉,工藤,”大阪侦探把一只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听说怪盗基德再次失踪了?他最后的一次行动你还场?你是不是对我这个朋友隐瞒了些什么,啊?”

  工藤新一嫌弃地推开了表情复杂的服部平次。他想了想,缓缓开口:

  “服部,怪盗基德在再不会出现了。至少,在我们还活着的时候。”

  “啥?!”不出意料,他的话换来了关西侦探一脸的惊讶,“到到到到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工藤新一摇了摇头,用当初和怪盗一样的语气答非所问道:“服部,你知道,如果有一个人给你说自己叫斯坦,那是什么意思吗?”

  “???”

  

  那天晚上,黑羽快斗这样对工藤新一说:

  “你知道为什么我叫斯坦吗?”

  “不知道。”工藤新一耿直地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啊……”怪盗突然张开了白色的翅膀,向夜空中飞去。但是,工藤新一实实在在地听到了他最后的几个字。

  

  “那是因为,爱因斯坦呀。”

  

  工藤无视了一旁嚷嚷着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服部,嘴角却不可控制地勾起一抹弧度。

  傻瓜,你早点说不就好了吗?

  这样的话,斯坦不就有两个啦。

END.

一一一一一
天呐我居然把它写完了!!【抹泪
这篇真的是纯属流水账,不要问我为什么,如果非要问,就问我那抽风点了码字锁定的右手吧
真的,我终于把他憋出来了!!!!我突然觉得好感动啊啊啊啊!!!!
这是一篇有结尾跟没有一样的文章!如果看过了,你们能用小红心和小蓝手告诉我你们看过的存在吗?(pia

  

爱偷东西的龙


看书看着看着就有了脑洞,然后就稀里糊涂的写下来了
2500+,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写出来的੭ ᐕ)੭*⁾⁾
可以理解为一个童话!虽然我写不出来感觉prpr
设定为骑士斗×巨龙新
ooc使我快乐
然后……食用愉快!

序.

  在一片很小很小的土地上,有一座很小很小的城镇。在这很小很小的城镇旁边,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山坡。在这个很小很小的山坡上,住着一只很大很大的巨龙。

  巨龙不太喜欢喧闹,他搬进了山洞。当然,偶尔也会出来透透气。没有什么人见过巨龙,但是凡是见过他的,都会告诉大家:

  “这真是一条爱偷东西的龙!”

  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也不知道。

  反正,大家就相信了这是一条爱偷东西的龙。你家雨伞丢了,一定是巨龙偷的;他家车轮不见了,一定是巨龙偷的;从食物到家具,从服装到植物,只要有东西丢了,镇民们都会愤愤地说:

  “这可真是一条可恶的龙!”

  渐渐的,“爱偷东西的恶龙”这个名声就开始打响了。住在山洞里的龙一下子就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恶霸,小偷,甚至有人扬言要把他赶走……

  “打住,打住,”黑羽快斗有些无语,“所以你们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让我去消灭他,一个连你们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爱偷东西的巨龙?”

  于是,故事就这么荒唐的开始了。

正文.

  西多摩小镇新来了一个骑士,他叫做黑羽快斗。原本只是从这里路过,结果因为马不知道被哪个杀千刀的偷走了才暂时留下来。可奇怪的是,不管他问谁有没有看到自己的马,那些人都会出如一辙地说:

  “一定是山洞里的那条恶龙偷走的!”

  这些人怕不是都是个傻子,黑羽快斗想。

  

  他走啊走啊,就那么奇怪的走到了一家商店。呃……也许不应该称它为商店,因为——

  “想知道你的马去哪里了吗?”店主,呸,一个自称小泉红子的魔女问骑士,“我的水晶球可以告诉你一切哟。”

  咋又是个傻子。黑羽快斗吐槽了一番。碍于对方是个女性,他整顿了一下心情,说:

  “谢谢您的好意,美丽的小姐。不过,我不认为您的水晶球可以找到我的马……”

  “你的马是在你找柴火的时候不见的吧?”魔女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的话。

  黑羽快斗瞪大了眼睛。这件事他可没有给别人说过啊?那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过,”略带诱惑的女声再次愉快的响起,“我的水晶球知道一切。”

  “我也纳闷,我就转了个身,马就悄无声息的不见了……”他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啊,水晶球?有那么玄乎的东西?”

  “怎么,你不信?”

  “不、不是……”

  在黑羽快斗拼命想着下一句要说什么的时候,小泉红子给他讲了关于巨龙的故事。对对,就是上面那个。

  然后,骑士也就和上面那样回答了。

  “爱信不信”魔女白了他一眼,“你的马就在他的山洞里,”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看。说不定……说不定,自己的马就和他们说的一样,被巨龙偷走了呢?

  哎呦呵,自己好像也开始变傻了。

  

  骑士嘟囔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片小山坡。然后,等他觉得自己真的有毛病转身往回走时,巨龙就这么狗血的正躺在晒太阳。

  黑羽快斗:“……”

  金色的阳光撒在巨龙黑的发亮的鳞片和绿绒绒的草坪上,竟意外的有一种……嗯……温暖,对,温暖的味道。像是发现了他,巨龙阖着的眼突然就张开了。

  紧接着,就是一人一龙尴尬的对视。

  “……”

  

  “哦,这就是你来找我的理由啊。”名为工藤新一的巨龙像是在谈家常琐事一般淡定,“很抱歉我没有拿你的东西所以你可以走了谢谢。”

  “喂喂,我好歹是个骑士,你就不怕我拿刀砍了你?”黑羽有些不甘心地追上往洞口走的巨龙,“而且你说没偷就没偷啊?我又不是傻子。”

  工藤用鄙视的目光扫了他一眼,“连剑都没拿你砍啥子砍。”

  黑羽快斗突然就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真是个傻子。

  
  三两步走到山洞,巨龙为了方便化成了人形。

  这不化不知道,一化吓一跳。黑羽快斗愣是盯着工藤的脸看了好久。

  “……干嘛。”

  “我说……”黑羽认真的捏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你该不会是看到谁就变成谁的样子吧?”

  “才不是……”工藤有些赌气的瞪了对方一眼,“我本来就是长这样的!”

  黑羽嘿嘿笑了两声,屁颠屁颠的跟着龙进了山洞。他本来是想从山洞里面找到雨伞车轮什么的好来抓他个现行,然而洞内的景象却让他哑口无言。

  “哦……所以说,你真的没有偷东西啊?”他指了指除了一个桌子和一把椅子一张床几乎什么都没有的山洞。

  “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了。”他转了个身,刚好面对这正在好奇的打量四周的骑士,“所以,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明明是问句,被他说的跟命令的语气一样。

  黑羽仗着脸皮厚,笑了笑,说:

  “那可不行,我可要帮你澄清罪名!”

  “不用你管,而且……”工藤顿了顿,“也没用的。”

  “哈?你这是在小看我黑羽快斗嘛?”黑羽不知道在哪里掏出自己的日记本,“你看好了!”

  说完,他便趴在桌子上,认真的写起了字。

  工藤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傻愣愣的就按他说的凑了过去。

  只见纸上工整的排着几个字——

  
  “光历1412年8月30日,我——黑羽快斗证明,西多摩小镇的巨龙工藤新一从来没有偷过任何东西!”

  
  工藤茫然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了黑羽笑嘻嘻的眼神。阳光穿过骑士的发梢,透露着缕缕金色。他像一个孩童一般可爱地说:

  “这下就可以啦!”

  他看的有些出神。发觉自己盯着对方已经看了有一会儿了,连忙干咳着扭过头。

  “真是的……说不说随你。”

  黑羽看到他耳朵染上的一抹粉,笑得更欢了。

  

  “那,我走了啊。”黑羽快斗站在洞口向工藤新一挥了挥手,“在找到我的马之前,我还会来找你的!”

  “啊……咳,哦,随时不欢迎。”工藤再次有些别扭地别过头。

  骑士迈着愉快的步伐走远了。巨龙看着他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也许……下次又是一次无聊的‘初遇’呢……”

  骑士刚回到小镇上,大家就围住了他。巨龙到底有没有偷东西?所有人都在期待他的回答。

  奇怪的是,在黑羽张口的一瞬间,他在路上想的所有完美的台词都像是烟雾一般散去了。他疑惑地抓了抓头发,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实在想不起来了。于是,人们得到了这样的一个回答:

  “这真是一条爱偷东西的龙!”

尾声.

  这一天下来,马没找到,自己还整的晕晕乎乎的。黑羽快斗有些难过地撇撇嘴,掏出日记本,想狠狠的吐槽一番。

  但是,今天这一页纸上却已经写上了什么。他好奇的看了看:

  
  “光历1412年8月30日,我——黑羽快斗证明,西多摩小镇的巨龙工藤新一从来没有偷过任何东西!”

  
  哎?!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对镇民们说的话突然蹦了出来,他越想越觉得这个回答不妥当。

  正要起身,他又转念一想,不对啊,这确实是一条爱偷东西的龙啊。

  
  毕竟,他把自己的心都偷走了呀。

  
END.

你们知道贴吧100粉而老福特13粉的感受吗(;д;)

日记·给突然消失的你

2018年8月30日 星期四 小雨

  抱歉!本来答应你要写有关七日游的事情的,但是最近发生的事实在无趣(原因在于女孩子们只是天天买东西我们仅存的两个男生真的非常、非常无聊啊),我就不打算给你叙述一遍兰她们买了些什么了。

  倒是这位黑羽快斗,我更感兴趣一点呢。

  唉唉你可别想歪了!我只是觉得他很有趣啦。你来想象一下啊,一个17岁的高中生,还是那种喜欢耍帅的类型,他他他他竟然怕鱼!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毫无违和感!

  如果你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其实啊,并没有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当然也不排除其他人也不知道啦——我是在昨天晚上发现的。

  我们的旅馆厕所旁边有个大大的玻璃鱼缸,里面的鱼品种还挺多的。起初我还没怎么在意,但是我在第三次看见黑羽同学去厕所要绕一个大圈时,我就觉得有点奇怪了。对了,我忘了说,去男厕所有两条路。一条是近距离经过鱼缸的直线,另一条则是从女生宿舍重灾区(冒着被空手道打残的危险)从后门进去——我觉得正常人都会走前一条路。可是黑羽同学就属于不正常的那类,他就是不肯走前门。我前前后后观察了好几遍,前门除了那个鱼缸什么都没有了。于是,我得出一个大胆的结论:

  黑羽快斗,害怕鱼!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我还是不要拆穿他吧。毕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好像知道我不喜欢吃葡萄干……

  喂,KID,你可别告诉他啊。

想拍卖,但是审核没有通过😞有点小失望呢

日记·给突然消失的你

2018年8月26日 星期日 晴

  ……基德,我问你,你经历过绝望吗。

  今天是七日游的第一天,我们一直在飞机和旅馆中度过。在上飞机之前,我们和“那位朋友”见面了。

  在碰面前,园子突然让我对站在一旁背对着我们的兰做“练习”。好吧,反正兰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无奈下我按你写的(这里说一下,你写的台词真的好羞耻!你平常都是这么勾引人的嘛?)给她说了,然后……然后,为什么她会突然扯着我的耳朵大吼“快斗你怎么这么慢”!

  更奇怪的是,园子和兰竟然在旁边哈哈大笑!是的,有两个兰!我的大脑真的死机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女孩叫做中森青子,是中森警部的女儿。因为一次逮捕你的行动中和兰认识,她们就这样混熟了……我真是不明白女生的交友能力到底有多好。

  不过,我更想和你说的,是另一个人。

  上飞机后,我发现我们旁边还空着一个座位。从披在椅背上的衣服和吃一半的食物来看,这应该是一个高中男生,现在可能是去洗手间了吧。再加上中森同学“抱歉擅自把他带来”之类的话,是她认识的人。朋友?同学?或许他也是江古田高中的学生吧。但是园子那个令人讨厌的笑又出现了,我就知道一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

  果然,在我要睡着的时候,我发现旁边空着的座位多了面镜子。

  ……好吧我承认那不是镜子。

  这是加上你你第二个和我长得像的人了,我的脸有那么大众吗?对方看到我的时候也吓了一跳,表情像见鬼了一样,反应有点夸张。然后,他又慌张地站起来,向我伸手问好。于是,我知道了这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少年叫黑羽快斗,17岁,在江古田高中二年B班读书(与中森同学同班),他的父亲是那位曾经很有名但现在和你一样消失不见(听说是表演时出了什么事)的魔术师黑羽盗一。他说,他也是一个魔术师。我却觉得……呃……他这么傻,真的是魔术师吗?

  我还以为所有的魔术师都和你一样自以为是呢。